夏邑县济阳镇的前世今生
日期:2018-09-16 浏览 头条资讯

据传:早在公元500多年以前,南北朝时,从南京通往商丘、开封的大路经此,路南有一条济水河,村庄座落于河之北岸,谓济水之阳,定村名为济阳。因地处交通要道,村民陆续在大路两旁建房开起茶铺、饭店、旅馆,以招揽来往过路客人,人们称此为济阳店。隋朝末年,杨广坐旱船去杨州观看琼花,经此村北,形成隋河,这两条河道多年失修,加上黄河水患,黄土淤塞,河废。

到了唐朝中叶,外来户曰益增多,有的是来此做生意落户,也有的是逃荒定居于此。还有的是依靠亲朋关系迁来的,人口发展很快,集市相当繁华,被称为济阳镇,唐朝武将敬德在集西安乐寺门前栽过一棵槐树,树龄近千年,内空外活,建国后才刨掉。济阳集庙宇很多,集东有天地庙,集南有南大寺,集北有小包寺,集西有安乐寺,火神庙等,五庙聚落呈“鸟”形,头居南、尾居北,东西形成双翅,古有“凤凰地”之传说,清咸丰年间,为防捻军,扒庙筑寨,东西长约五华里,西南有一段寨墙未及筑起,为捻军攻破,村民便将寨墙向里收缩两次,寨已很小,东西只有一华里长,四个大门上都镶有石板,上刻“济阳集”三个大字,该村由此而得名。

济阳过去一直属商丘县所管辖,为该县第三区,1951年划归夏邑县为第九区,1955年为济阳中心乡,1958年建公社,1984年改乡,2005年夏邑县乡镇区划调整改称济阳镇。

八里庙的来历

据传:明初,从山西洪洞迁来几户人家在此居住,现村内共有15个姓氏,家谱失落无考,村东原有一座规模较大在三皇庙,因距济阳集安乐寺正好“八里地”,“八里庙”因此而得名,沿用至今。

刁楼的来历

刁氏始祖原籍山西省洪洞县人,明朝洪武初年,元世祖定鼎徙居武阳叶县之北,定鼎参军以后,为保明太祖得了军功,传至第十世,国宝于明嘉靖年间迁至商丘县东北八十里许济阳镇西北六里许(今刁楼)刁氏国宝迁此,比较富裕,盖有楼房,即命庄名为“刁楼”。他娶贾氏为妻,共生二子,长子讳陡,次子讳恕,长门住刁楼,二门搬至村西小段庄,后段氏败落无人,庄中全系刁姓,但庄名仍叫段庄,国宝父子三人死后均葬于今商永公路南侧刁氏老陵。刁楼一名沿用至今,已有460多年历史。

军李楼的来历

据李氏盘公墓碑碑文及群众座谈,李氏始祖丕荣公,原籍甘肃省陇西县人,为唐代清莲学士太白公之后裔,元朝末年,迁至河南许州(今许昌)临颖县,跟随明太祖朱元璋打仗有功,被封为武翼将军,随驾司来至宋郡(即商邱)济阳,世禄三世,第四世李氏又随驾金陵(南京)

,以军冠性定村名为“军李”,传至五世,盘公、字击安,仍驻军李,其弟迁至胡桥李黑楼等地。盘公也为军人,胆略过人,屡建战功,被封为副将,镇守过江南徐州府,在此建楼,遂将村名改为“军李楼”至今。

济阳段运河的前世今生

通济渠是中国大运河中开凿时间较早、规模较大、体现中国古代早期运河规划思想和建造技术水平的重要渠段,其中的商丘夏邑段是最具典型性和代表性的运河遗产之一。

汴河济阳镇段位于河南省夏邑县西南15公里济阳镇,是隋唐大运河通济渠的一段,通济渠贯穿夏邑三个乡镇,西起虞城县站集乡沙岗村,东经夏邑县罗庄乡、会亭镇,东入永城市马牧乡马庄村,全长27公里。

如今,夏邑济阳段运河留存的水面中一处长约500米、最宽处约30米的水域,据称是郑州以东唯一保留有水面的运河故道。

在现场考察时,张秉政教授现场采访了一位名叫郝万有的村民,据他回忆,此渠一直有水,但是不深,多年前征地时在此段曾经挖出过沉船,船里面有类似于茶叶、谷子等物品,在挖地建公路时挖出的沉船,后来不知去向。

随行的夏邑县文文物局陈陆兵主任介绍道,济阳因位于大运河通济渠的北岸而得名,大运河济阳镇是典型的因大运河而产生的村庄,因位于运河北岸故名“济阳”。唐初置济阳镇,据康熙四十四年《商丘县志》记载:明代嘉靖年间,大运河商丘段还在通航使用,明代以后才逐渐废弃,济阳镇段河道保留至今。近年来生产建设填土致使河道水面越来越小,2003年河南公路省道325线改造拓宽又遭破坏。

对大运河,地方史志记载也较为详细,明嘉靖、清康熙、民国九年刊印的《夏邑县志》上,均有涉及隋堤的记载。“隋堤烟柳,县南三十里,炀帝时所筑,夹堤杨柳,苍翠昏晓,凝烟尚存。”

据媒体公开报道称,在大运河济阳段,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大量唐宋时期的文物。出土文物以瓷器为主,其产地几乎涵盖了唐宋时期各个窑口,出土瓷器的数量之多,器型之丰富,窑口之全,都堪称一座地下瓷器博物馆。

“刘铺村西发现的遗址,包括顶宽25至30米的南北大堤。堤内,还有清晰可见的密集的行人脚印、动物蹄印和车辙印痕。”陈主任说,大堤外,考古人员还发现有16米宽的古道路,印证了史书关于大运河堤即当时官道和堤外有道路的记载,真实反映了当时运河大堤及堤外道路作为官道交通的繁忙。

在发掘现场,考察组看到由夏邑县人民政府在2013年6月立的碑文,文字介绍了夏邑济阳段运河的发掘经过。

碑文描述,经过考古勘探和发掘,在夏邑县济阳镇刘铺村西发现了唐宋时期(公元7至12世纪)保存完整的通济渠河道遗存,主要文化内涵包括顶宽25至30米的南北大堤、多次修建的主堤外护坡堤,堤上建筑基槽、堤内坡分布密集的行人脚印、木桩遗迹、南堤外顺河堤修建的16米宽的古道路、100米至120米宽的河道等。

作为重要的运河河道和水工遗存,这段运河遗址展现了唐宋时期大运河河道巨大的规模、形制、技术、线路、走向等真实情况,印证了史书关于大运河在使用期间经常进行清淤疏浚、使用木桩加固河堤、堤外为官道等的记载,反应了

“商丘的这两段运河遗址,历经千年变迁,保留下来了运河原始的文化信息,为我们了解运河遗址码头及地下文物的遗存状况,为研究展示大运河风采提供了丰富的文化内涵。”考察结束时,考察组成员们站在遗址前,看到沧海桑田的运河变迁,感慨万分。

还没找到心仪的工作?20,000+职位招聘中,加入夏邑人才网,遇见更好的自己!

即刻加入
展开